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奸佞皇弟

第七十六章 选择妥协

奸佞皇弟 骨头有肉 3604 2022-12-22 00:22

  

  可陈婉儿随即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劲。

“你是大明哪个王?大明就番的王爷不能离开封地,你怎么能跑到元城来?”

一般的大明王爷当然不能离开封地,但他朱厚熜是谁,正德的皇弟,大明最有实权最受宠的兴王,别说出封地了,出国都不是问题,他前几个月才刚从国外刚回来。

朱厚熜笑道:“本王乃是兴王朱厚熜,待礼部的旨意送来,你就会是本王的兴王妃。”

好吧,陈婉儿终于知道为何十九他们都叫她王妃,要嫁给大明亲王的女人,不是王妃还能是什么,虽然陈婉儿不是皇族,但大明有多少个亲王她还是知道的。

未免陈婉儿的父母担心,朱厚熜亲自护送陈婉儿返回陈府。

回到家的陈婉儿,为了不引起陈万言和冀氏的追问,刻意帮朱厚熜隐瞒了他兴王的身份,想让朱厚熜以后自己告诉给父母。

只是陈婉儿不知道的是,还没等到朱厚熜自己告诉给陈万言和冀氏,礼部就先带着正德的圣旨来了。

陈万言得到圣旨的时候,整个人都哭了,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边是一表人才的朱厚熜,一边是大明皇帝的旨意,最终他为了全家人的性命,还是选择了听从正德的旨意,大呼对不起朱厚熜。

陈婉儿返回府内,陈家人这才安心返回各自的房间,山药在陈婉儿身旁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就怕自家小姐伤心过度。

“小姐,那贾公子是好,可是毕竟他得罪了皇家,您可不能想不开啊,您去通知贾家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千万不要在做傻事,你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了老爷夫人想想,那种得罪朝廷的事情,咱们可千万不能做。”

陈婉儿最终被山药说得心烦,就把山药赶出了闺房,自己爬上床去,用被子捂住了头,满脑子都是朱厚熜的身影,一个人在被子里傻笑,她捡到宝了,是的她捡到宝了,一个王爷,一个亲王。

上午,朱厚熜再次来到陈府,陈万言和冀氏得知朱厚熜没有事情,简直喜出望外,不难看出他们是真的满意朱厚熜这个乘龙快婿。

要是没有昨日官差上门拿人那个插曲,他们也没有发现,原来在心里早就把朱厚熜当成了一家人,毕竟朱厚熜的条件实在是太好了,而且又对他们的女儿上心,这样的女婿哪里找去。

朱厚熜对陈万言和冀氏的态度也很满意,有这样的父母,难怪陈婉儿在得知他有危险时,会不顾一切跑去给他报信,而不是选择避之不及撇清与他的关系。

“贤侄无事就好,以后万不可言语猖狂,当心给你和婉儿带来灾祸。”

“伯父教训的是,小侄日后一定谨言慎行,不再让婉儿为小侄担惊受怕。”

朱厚熜这话并不是在哄陈万言开心,他已经想好了,若是与陈婉儿成婚,以后真的要谨言慎行了,要不然但凡他说出点什么,恐怕都能把陈婉儿给吓个好歹,因为陈婉儿并不了解他和正德的关系。

得到朱厚熜的承诺,陈万言当然开心,当场又是把朱厚熜夸奖一番。

冀氏在一旁看着翁婿两人有说有笑,心里别提多开心了,庆幸当初她赶走了吴家,才能换回如此让人满意的贾公子。

不一会儿的时间,梳妆打扮好的陈婉儿就从闺房来到了客堂,和陈父陈母道别后,朱厚熜再次带着陈家兄妹去了元城外行宫。

接下来的几日,朱厚熜每日都会赶来陈府与陈婉儿幽会,呸,约会,直到正德十九年腊月,礼部的官员带着正德的旨意来到了陈府。

陈府中门打开,传旨的太监,礼部官员,锦衣卫侍卫,截然有序的走进陈府,在朱厚熜还未来陈府之前,先行赶到了陈府。

“秀才陈万言何在?”

陈万言都被眼前的场景吓傻了,在冀氏的推动下,才反应过来。

“在,在这里。”

“有旨意,陈家人接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家的院子里,陈家人,陈家下人跪倒了一大片。

“陈家有女名婉儿,温婉贤淑,仪表雍容,雍和纯粹,性情温良。

柔顺标致,悠闲成性,勋章图史,誉流邦国,可为兴王正妃,所司备礼册命,主者施行。正德十九年是十二月二十一,钦此。”

“坏了,女婿没了。”

冀氏下意识开口喊道,陈万言同样的心情,但是为了避免祸从口出一把捂住了冀氏的嘴。

这还没完,很快又有太监喊道:“陛下有赏,赏陈婉儿龙凤金镯六对,龙凤金银头面首饰六套,珊瑚红宝石头面首饰六套,猫眼宝石碧玺头面首饰六套,黄金千两,白银万两,珍珠十斗,各色宝石五柜。

赏苏绸二十匹,蜀锦二十匹,御用金丝银丝各二十斤,棉布六十匹,辽东貂皮二十匹……”

“赏,服侍嬷嬷六人,宦官八人,宫女十二人,护卫锦衣校尉三十六人。”

一连串的赏赐犹如歌声,只是听到陈万言和冀氏的耳中,却像是在使用酷刑。

陈万言一把抱住陈婉儿道:“婉儿,爹对不住你啊。”

陈婉儿被陈万言的举动给弄懵圈了,她这还好好的,她爹怎么就对不起她了。

“爹,到底发生何事了?”

陈万言老泪纵横道:“你和贾公子有缘无分,为了全家人的性命,你还是接旨吧,就当爹对不起你跟贾公子。”

陈婉儿这才听明白她爹的意思,因为陈万言并不知道,旨意当中的兴王朱厚熜就是贾公子。

在正德的旨意面前,为了全家人的性命,也为了朱厚熜的性命,陈万言最终选择了妥协,不是他贪生怕死,而是他要为所有人考虑,他要为整个家族靠谱,他不能自私到搭上所有人的性命,陪陈婉儿一同抗旨。

陈婉儿笑道:“爹,不必难过,你女婿跑不了,他注定要娶你闺女。”

陈万言见陈婉儿这个状态,顿时痛心疾首,他闺女傻了,圣旨在前,他闺女还在做白日梦,想着嫁给那贾公子,他家完了,皇帝陛下不会允许他家闺女是个傻子嫁给兴王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