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世子妃黑化后,诸神皆为裙下臣

第273章 时隔九年,夙敌相见

  

  徐老将军扫了眼屋中几人,沉声道:

“若要留人驻守麓云关,又要防着魏如南他们,王爷能够抽调个七、八万兵力就算是不错了,这一路打到京城,怕是还没见到京中城门就先被一路上各地藩王给啃了个干净,到时候得不了皇位不说,恐怕连朔康这边也得丢了。”

“你们是想要让王爷将南境拱手让人?”

徐老将军的话格外直白,说到后来时更是语气极重叫人难堪。

原本还吵嚷着想要直接杀了京中来人反了景帝的方胥几人都是脸上乍青乍白,想反驳一句,可脑子里出现魏如南以前干的那些事情,就觉得怕是王爷前脚一走,魏如南后脚就能将镇南王府给端了。

墨景岳见几人被徐老将军说的脑袋都抬不起来,摇摇头说道:“本王知道你们是替本王不甘,那皇位本王是要,可不是现在。”

“本王若真动手之时,要不是南境兵力全数收缴无后顾之忧,要不然就得逼着景帝先朝我动手,想办法逼迫魏如南他们跟本王同坐一条船,否则本王难以安心率兵北上,更难对付慕容洵。”

“你们几个以后多跟徐老将军学着些,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特别是你。”

墨景岳看向方胥,“你也跟了我多年了,行事多思量,要真杀人有用,我何必费心思困住惠王等人,独显的你聪明?”

方胥摸了摸鼻子,神情讪讪。

“来人,去请京中使者进来。”

墨景岳起身说道,“你们几个都回去,给本王消停些。”

“方胥,你派人仔细巡查,看城内城外有没有什么异常,至于魏如南那边,还得麻烦徐老将军。”

他不怕景帝来阴的,左不过就是想尽办法逼他入京而已,只要朔康安好,镇南王府还在他手中他就万事不惧,他担心的是景帝借墨玄宸那小兔崽子身上那点儿墨家血脉撬他墙角。

若是城里那几个向来跟他不睦的家伙突然倒戈,那他才真的麻烦。

徐老将军也知道墨景岳担心什么,点点头说道:“王爷放心,他们那边我会盯着,只是外头那两人怕是来者不善,王爷还是要多加小心。”

“本王知道。”

……

王府之中原本议事的几人各自散去,出去时正好跟王府下人领着进来的那两个“信使”撞了个正着。

墨玄宸依旧是那副皮货商人的样貌,皮肤黑了许多,脸上轮廓修整遮掩了原本的骨相,脸型变得方正平庸许多,唯独那双眼睛未曾遮掩锋芒,衬着他那张不怎么显眼的面容反倒让人不敢小觑。

徐老将军和方胥他们跟墨玄宸错身而过,几人观察墨玄宸,墨玄宸同样扫了他们一眼,便神色淡漠的继续前行。

这人……

徐老将军眼神微眯。

方胥见他盯着那两人背影不放,不由疑惑:“徐老将军,怎么了?”

徐老将军神色沉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人不简单。”

“能被景帝派来南境,还将调兵令符都给了他的,能是什么简单的人。”

方胥想起刚才那两人行走间步履从容,呼吸悠长,与他们对视时更是隐隐给人一股威胁至极的感觉,他直接说道,“这两人怕都是习过武,而且应该是见过血的,一身内力极为深厚,不像是寻常武将。”

旁边跟在他们身旁的人有些忧心说道:“咱们留在京中的探子未曾传信回来说景帝另外派人南下,而且惠王他们先前遇刺被留在王府时,也从没提过还有其他人同行,这两个人也不知道目的到底是什么……”

一群人都忍不住朝着那边望去,徐老将军收回目光:“兵来将挡,总归不过是冲着王爷来的。”

“这些事情王爷心中有数,我们只要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别给王爷拖了后腿就行。”

其他几人闻言都是点点头:“徐老将军说的是。”

只要朔康安稳,王爷便立于不败之地。

任他景帝使什么鬼魅手段都没什么用处。

……

墨玄宸认出了那人群中的几人,而其中最为年迈的徐崇志更是他幼年时祖父最为信重的将领之一。

他还记得祖父在时,徐家跟墨家关系莫逆,徐崇志更是时常出入王府,就连他第一次学武时用的红缨枪都是这位徐爷爷亲自替他打磨的,他被带进军营时,也是他在祖父繁忙时手把手教着他如何行军布阵,告知他军中规矩。

哪怕早知道人心易变,祖父走后多年,当初的老人未必还能守着本心,可真在墨景岳这里见到曾经祖父身边最为亲近之人,他依旧心绪起伏难定,一双眼中更是酝满了莫测阴云。

“大人。”

朱祁也认出了那位徐老将军,感受到主子身上陡然冷下来的气息,他低唤了声。

墨玄宸眼神微敛,再朝前时已恢复如常。

镇南王府的下人领着墨玄宸二人绕过前厅入了王府中庭,路上一花一木,一墙一柱,都缓缓跟墨玄宸记忆中幼时所在的王府重叠起来,墨景岳这些年未曾大改过王府,这镇南王府里的一切都还是他儿时的模样。

墨玄宸走过抄手游廊,望着不远处开阔的练武场时,抿抿唇说道:“还没到吗?”

前面领路的人低声道:“贵客莫急,前面就到了。”

又走了片刻,几人才瞧见了墨景岳的身影。

“王爷,贵客到了。”

墨玄宸看了墨景岳一眼,目光落在他脸上片刻,这才领着朱祁上前行礼:“魏林见过镇南王。”

姓魏?

墨景岳愣了下,脑中划过道什么,可随即又觉得自己好笑。

这天下姓魏的人多了去了,哪能人人都跟一直与他作对的那魏家狐狸有关,何况这人还是京中来的,要真跟魏家那人有关哪能拿到景帝的令牌印鉴。

他收敛起心中思绪,抬头打量着眼前二人,只一眼就辨别出了两人之中是这魏林做主,这人口中谦卑,腰杆却挺的笔直,方才打量他时神色间还带着一股子难以掩藏的倨傲之色。

墨景岳让人起身后淡笑说道:“魏大人瞧着有些眼生。”

墨玄宸淡漠:“王爷久不入京城,又怎能眼熟朝中之人,等王爷这次奉旨入京之后,自能与朝中诸位大人熟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