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论腹黑,三国我没怕过谁

第四百四十四章、骗小孩

  

  “公子如此高看,备心中惭愧啊!”

“吾虽有壮志,身边兄弟幕僚,也都是天下难得的人杰,只是造化使然,无兵无粮,如何同曹操对敌?”

“使君,江夏黄祖其子黄射,为章陵太守时候,于吾乃是至交!”

“皇叔但有所要,吾可从江夏借来钱粮,黄公乃是射杀了孙策的强人,麾下部曲虽然良莠不齐,却是人人善战,可谓精兵也!”

“黄祖钱粮?还有些搞头,倒不是空手套白狼!”

大耳心中,闪过一道明悟,玄德眼皮兴奋的抽搐一下,还是觉得油水太少。

黄祖乃是天下有名的精神病,他用此人之兵,就怕坠了桃园兄弟的威名!

这口肉,是吃还是不吃呢?

大耳心中掂量,抬眼看去,刘琦眸子中全是焦灼之意,已然是心中有数。

这大公子,需要自己,好像还远超自己需要钱粮,有搞头,还有油水可榨。

“黄祖素来没有仁德之名,若是有钱粮,备可一用,兵就算了,吾兄弟三人,可是天下万民所向之人啊!”

玄德拿乔,刘琦心中鄙视,却也知道,自己入股的本金太少,正在发愁,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

“大哥,大哥,总算见到哥哥了,几次去府邸,总说哥哥不在的。”

刘琦心中一动,循声看去,果然是自己那个天真弟弟刘琮,满脸惊喜的看向自己。

襄阳城中,就是瞎子,聋子,也知道二公子分了大公子的宠,恐怕会继承州牧印信,就是刘琮自己不知。

他心中,还怀着普通孩子对哥哥的依恋,今日在此偶遇,小孩满脸都是兴奋。

“弟弟,弟弟怎么也到此间了,几次想见,都被蔡将军,张将军拦住了!”

“来,来,来,吾来为弟弟引见,弟弟不是最爱英雄,此位就是力斩吕布的皇叔,刘玄德,这是他三弟张飞,天下少见的万人敌!”

“啊,是刘皇叔,和翼德将军,关将军不在吗?”

“吾听娘亲,蔡瑁哥哥,说起过不少三位之事,今日一见,果然雄壮!”

刘琮孩子脾气,说话间几步抢到张飞面前,伸出小手,轻轻的戳了戳燕人的肌肉。

张飞不是尊老爱幼的性子,心中不耐,正要把孩子赶开,看到了庞统对他摇头,这才作罢。

刘表的二子,不就是一路而来,听人说起的得宠孩子?

比起刘琦,这位恐怕油水更大!

玄德眼睛一亮,脸庞顿时转化成了正义面容。

他充满慈爱的一笑,蹲下身子,将刘琮抱在了怀着。

“原来是二公子,这孩子,长的真喜庆,和年画上的娃娃一般。”

大耳这嘴,上到八十岁,下到八岁,可谓人挡杀人。

一句话说的小刘琮笑的合不拢嘴,抱着大耳的脖子撒娇,倒好像两人认识一般。

这也是孩子身边,全是爱他护他之人,刘琮这才不知道世道险恶。

“弟弟,汝怎么今日出门了,姨娘放心?你那身边的两个哥哥呢,也不在?”

“刘琦哥,姨娘生病了呢,蔡瑁哥哥,张允哥哥,都在父亲那里议事的,吾是受姨娘,哥哥所托,去城外,办大事的!”

“哦?何等大事,说给哥哥听听,尔等下人,还不让开,这是刘家宗亲议论,哪有你们旁听的份?”

刘琦心中一动,喝退刘琮的扈从,笑着把弟弟,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是城外百姓,房子淹了,蔡瑁哥哥,张允哥哥,找了钱粮修补。”

“还有姨娘听说了,也赠了钱的,此去水军营,军饷都在车中呢,是吾走到这里馋了,想吃口蛋酒,没想到就遇见了哥哥。”

钱粮,还有水军军饷?

刘备,刘琦同时眼睛一亮,这是送上门来的买卖啊。

荆州水军,甲于天下,自来水军花费甚大,这孩子带的钱,不会少!

刘备起家前,同关羽,张飞,其实就是盘踞幽州的游军。

刘表轻慢大耳,皇叔也就满心捞了好处就闪的心思,他心念急速转动,瞬间想到了北方拍花子骗钱的套路。

“二公子正是少年英雄,只是此事,只造福了荆州百姓!公子可知,汝南曹贼作恶,饿殍千里!”

“吾在豫州之南,暗藏陛下大汉复兴之物,可惜没有钱请人运走!”

“否则不但能救助汝南之民,就是荆州百姓,也该当受陛下润泽。”

“啊?原来府中下人说的,皇叔和皇帝合谋大事,是真的啊,陛下复兴之物,若是运不出来,就太可惜了!”

“皇叔,你没有钱,吾有啊,这些钱粮,就算借皇叔公的,等到豫州之物送来,多分点百姓好不好?”

刘琮生下来,就没被人骗过,主动上钩,省去了大耳多少口水。

张飞当年,也是此道刘备的老搭档了,闻言在旁插口。

“小子,你就不怕,咱们骗你?”

在河北时候,大耳最为颓废时候,兄弟三人为了活下去,如此诓骗过世家子弟。

只是当年张飞的台词,是天生颜值正义的二哥开口,听着说服力,就比黑脸环眼的张翼德高出了许多。

庞统在一边睁大了眼睛,看兄弟两人表演。

他已经尽量低估主公的下限,却还是触及不到深渊之底。

眼见小孩子刘琮,拍着胸脯向大耳开口,只说自己怎么敬重天下英雄,信的过刘备。

庞统不禁双手盖住了自己的脸颊,只感觉手烫的厉害。

“好,没想到荆州还有如此英雄少年,二公子,你那钱粮在何处?”

“不瞒公子,吾才见过汝父,当去新野,不出一个月,就当把钱粮,送来襄阳!”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让刘备谈笑风生起来。

刘琦也和庞统一般睁大了眼睛,看着刘玄德,此人如此暗黑,孩子的东西骗起来,没有半点愧疚之意,确实是可以依靠夺嫡的强人。

“皇叔,吾带你们去,新野太远,怕是去不了了的,还要去看姨娘呢!”

“好,此事,就吾等知道,先不要和旁人说,就是汝身边之人,只说钱粮給吾转运即可,男子汉,可是要守着秘密的!”

大耳说话间,几步踱向窗前,扫视了一眼街道,百辆牛车充塞在食肆楼下,正是刘琮负责的钱粮。

这钱粮,本来不过从襄阳城南,运到城北,蔡瑁逗孩子开心之事,没想到,被大耳鬼使神差的截胡此间。

“皇叔放心,吾自当守口如瓶,连父亲,嗯,姨娘都不说,哥哥,你也不能说。”

“放心,哥哥不会说,琮儿真是长大了!”

刘琦拍着弟弟的肩头,瞟了刘备一眼回答道。

大耳会意,夜长梦多,饭也不吃了,带了张飞,庞统,督送钱粮,直向襄阳北门而去。

刘琮在哥哥怀中,看着英雄身影,骄傲兴奋的脸蛋都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