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大宋节度使

第二百五十五章 海州

大宋节度使 炎三齐 3474 2022-12-22 19:17

  

  安道全擦了一把汗水,无力的靠坐在一块大石头后面……NND、方腊这贼头……害死小爷了!

一路逃窜,还被自己打翻了七八个密探……方腊这厮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疾啊?为什么盯上老子不撒口了呢?小爷就是个郎中而已啊?

乱!一片大乱……整个江南都乱了,被方腊攻破的州县乱了,士绅官吏逃得鸡飞狗跳、穷苦人爬起来跟着抢粮食烧官衙!

再后来方腊没攻破的州县也开始大乱、甚至有的失心疯在街上叫了几声方大王来了……而后衙役官差就噼里啪啦扔下水火棍逃之夭夭了,紧接着就见县令老爷屁滚尿流的带着家眷和大车的金银细软没命的逃窜……

青溪梓桐是方腊的老巢,几乎所有的青壮全都跟着方腊出来造反了,短短十数日……队伍居然一呼百应攻陷了五个州府十几个县集,镇守地方的厢军和各团练被杀得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十几日内,投靠方腊大军的百姓和盗贼山匪居然达到了数万近十万人马……

汴梁震动,李彦最初还想着联合王黼瞒住宋徽宗赵佶,可架不住地方军队不管用、让方腊几乎在瞬间做大最强……再隐瞒,怕是江南半壁江山都得沦陷!

无奈,得知消息后赵佶怒火冲天,一边心虚的下诏申饬负责采办花石纲的应奉局……一边急命童贯召集西军精锐南下剿匪!

安道全在怀里摸索着掏出半拉烧饼,这还是他从狗嘴里夺下来的……唉,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几个神神秘秘的家伙追了他一路,不过安道全知道……这些家伙要的或许不是自己这个什么方腊钦点御医,而是爷爷留给自己的一件东西!一本医书。

金匮方……里面记载着安家祖上行医总结出来的一些单方,还有一些针灸手法之类的图案,历代老祖都很珍惜,除了安道全早逝的父亲,几乎都会把自己行医的心得工工整整的写在里面。

那伙人不知怎的就盯上了安道全手里的这本医书,先是上门巴结,再用金银官爵拉拢……最后就是性命威胁!

安道全是个有热血的,自己家金银天地宅子都无所谓,有手有脚就能赚回来……就这本医书算是老祖宗传承下来的宝贝,你们算什么东西说要就要?

这几个家伙真没想到,看似呆头呆脑的安道全下手如此狠辣……这学医的下狠手,废人不要命啊!

一根乌黑乌黑的木杖,居然是乌铁材质的!趁着两个家伙离开房间,安道全从桌子底下抽出铁杖就把剩下的两个家伙给开了瓢……脑浆子险些揍出来,外面两个货色听见不对劲儿、踹开门就吓了一跳,还未抽出兵器又被安道全从旁边袭击……一个打断了一条腿,一个打断了两条腿!

咬了半天牙,安道全没再补刀下狠手……最后匆匆收拾个小包裹骑上爷爷留下来的毛驴一溜烟的冲出大乱的杭州城直奔北方而去。

这一路兵荒马乱纷纷扰扰,安道全遇到过劫道的、乞讨的……卖儿卖女的奸银掳掠、很快安道全身上那点金银就消散一空。

但安道全还是敏锐的察觉到自己身后始终有人在穷追不舍……所以尽管疲惫不堪,但安道全依旧不敢休息半日、专挑小路飞快逃窜,就这样、一路来的楚州附近。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楚州城的轮廓了。

战乱波及此地较少,楚州城门口的厢军虽然也有些风声鹤唳、但来来往往的行人却没怎么慌慌张张。

安道全躲在石头后面仔细看了半晌,没什么可疑的人出现……

~~~~~~

一队骑士踏着月色向前疾驰……山坳路口处,一群近二百个手持武器赶着十几辆驴车的汉子鸦雀无声。

就算明知道来的是宋文,可武二郎兄弟两个还是握紧了身后的腰刀……花和尚鲁达倒是满不在乎,躺在一辆驴车上呼呼大睡。

吴用从一匹瘦马之上爬下,静静地站在路上看着越来越近的五十个骑兵。

轰的一下……五十多骑迅速停下,队伍并未散乱、只有皮甲摩擦的声音和战马响鼻加上喘息声。

好一群骑术娴熟的马军……大宋北地禁军骑兵也无非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宋文翻身下马走到吴用军师身前,吴用拱手道:“宋郎君……这里就是咱们水泊梁山起事后剩下的老兄弟了!都是些有点心灰意冷的老家伙、想着推天换日造反谋富贵的都跟随宋江头领去海州了!”

宋文点点头,看了看刚刚打着哈欠坐起身来的花和尚鲁达,拱手说道:“诸位,海州知州乃是张叔夜!朝廷里面凤毛麟角一般的能臣……再加上如今方腊起事后,各州府全部操练兵马枕戈待旦,所以宋头领此行……怕是会遇到麻烦!”

吴用叹息一声:“我已经劝说了数次,无奈宋头领不听……”

旁边的武二郎按耐不住心思,跳出来说道:“既然知道宋江哥哥他们此去会有麻烦,为何不去相救?”

吴用苦笑了一下摇摇头,但旁边的宋文则皱起眉头低声说道:“那有有何不可?你们没有马跟不上,二郎……你跟我走一遭吧!看看你的宋江哥哥,有没有回来的希望!”

“宋郎君大义!”

宋文回身对面色苍白两眼无神的吴用说道:“吴军师,事已至此……宋头领已经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劝告了,梁山三十六兄弟走到今天,也已经到了各奔东西的路口。所以吴军师不必自责。”

吴用躬身施礼道:“若是有可能,还望宋郎君仗义出手、救回我家宋公明哥哥一条性命!”

宋文摇摇头:“我只能说是尽力而为……吴军师,你带着剩下的人马去我的登州一带落脚如何?”

吴用摇摇头……“某家就在这里等着,等这个消息……等到宋公明哥哥的消息传回……无论宋郎君成功与否,某家带着这些人全部北上为宋郎君效力。”

宋文点点头……刚要离开,就听见花和尚鲁达瓮声瓮气的说道:“洒家也在这里等着,不过去不去北边……可不一定!”

宋文回身对这大和尚拱手道:“大师父来去自由,宋文不敢置喙……”

“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