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七国驸马

第239章:“钦定”的驸马

七国驸马 南方老刀 4810 2022-12-21 01:36

  

  “张天纲,尔闭嘴,奴颜婢膝的南人懂什么,明知蒙人乃东胡皇朝世仇,竟然建言吾皇与之交好,尔是何居心。”完颜陈尚怒了,不顾皇帝在场,直接发声怒喝,而且用很不客气的尔字,奴颜婢膝这词也用了,骂的极重。

殿中的其他胡人,除了皇帝完颜璕,其他人也怒容满面的。

北蒙人与东胡人,在草原上已打来打去的已数百年了,有时候你赢,有时候我赢,有时候我灭你一个部落,有时你灭我一个部落,你来我往的,撕扯数百年的仇怨,张天纲竟然建议和好,完颜陈尚他们不怒就怪了。

这一点,马汉山看得最清楚了,当初,马汉山提出联蒙制胡两边吃好的时候,包括龙广宁在内有不少人都担心,如果两头吃好让胡蒙相互消耗坐收渔利,会不会倒逼他们联合南下。马汉山看得很清楚,两个世仇死敌不可能放心仇怨合作的,都是牧民出身,性格差不多,哪有可能合作。

其实,就算撇开数百年的仇怨,胡蒙之间也难合作的,这是本性使然。

本性是什么?本性是很复杂的,但本性有相当部分是由宗教和种族组成的。有些民族,有些宗教,再过千年万年都不可能调和。现代社会,看看中东和欧罗巴就明白了。特别是欧罗巴那几丁人,成日打架,巴掌大的地方,竟然存在数十个国家。

“皇上,臣万死……。”张天纲没想到,这回坑不了颂朝却坑了自己,连忙拜下请罪。

王爷可以骂,大臣可以骂,但作为皇帝,这种时候完颜璕不能骂,否则,哪还有人全心全意的为他卖命?

所以,完颜璕虽然生气,也只能闷在肚子里,他还得安抚张天纲。

“不知者不罪,张卿对胡蒙之史不太了解,情有可原。实话说,如非胡蒙世仇,张卿之策当是上策。”完颜璕捂着胸口“忍痛”安抚道。

“谢皇上不罪之恩……。”张天纲连忙谢恩,又表白一番才回座。

“皇兄,弟推荐苗帅参与颂人的谈判。”完颜守绪不想再废话,直接说他的想法。

“哦?苗卿可是都元帅,他去…合适吗?”完颜璕愣了一下说。

“皇上,臣附议。都元帅只是皇命,并非官职,现在苗帅并没出征,可以让他缴旨,皇上再派一个三省或枢密院的官职参与谈判并无不可。”完颜陈尚也赞成完颜守绪的建言,因为他也发现,苗道润是胸有成竹的。

“皇上,微臣不敢领旨,臣是汉人,无论谈得好谈不好臣都会被质疑,所以臣以为,不仅臣不能参与,其他汉臣也不宜参与。皇上,微臣建议,此事当由王爷领衔……。”没等完颜璕说话,苗道润马上站起来反对。

你大爷的,让我去打仗可以,这种事,老子不掺和。谈得好,颂人骂老子是汉奸。谈得不好,你们胡人又骂老子是颂人卧底,这种差事是绝对不能接的。

“苗帅不参与可以,但请进策略。”完颜守绪想想也是,如果强行让苗道润去谈判,或许会打击他的积极性,还是自己亲自主持吧。

苗道润又拜下说:“臣的策略与王爷的一样,交好,尽量满足颂朝,稳住颂朝勿与北蒙交好。对于民间的,臣也认同王爷的意见,交好那个马什么山,无论花多少代价,都要搞到他手中的新武器技术。皇上,数百人就可以覆数千人,他们靠的应该就是手中的新武器啊。”

苗道润的说话,终于让殿中的人醒悟过来。对啊,干嘛总是想把人家的使者杀了呢,干嘛总是想把这个马寨主杀了呢?把他争取过来为己所用,那岂不美哉?

“好,好,苗帅的策略非常好,皇兄,臣弟认为,此乃上上策。”完颜守绪一直有意将自己先提出来的策略安到苗道润身上。

“嗯,确实是上上之策。传旨,苗道润献策有功,赏……。”完颜璕还是很明白自己弟弟的意思的。

“谢皇上赏……。”苗道润只能拜下受赏,不能拒绝啊,否则把皇上和皇弟都得罪了。

众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然后大家拜别。

完颜守绪与众人走到宫门,忽想起一件事,又匆匆回头找完颜璕。

胡人宫的规矩远没汉人宫中的规矩多,皇帝不忌自己的弟弟执掌大权,百官自然也无话的。所以,完颜守绪常常出入宫中,并没说什么。如果此事放在大颂,那些士林流流,言官腐儒们,一定会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弹劾。

“弟怎么又回来了?”完颜璕很是惊讶。

“皇兄,臣弟觉得,苗道润所建议当重视。那个姓马的小子,堪比国器啊,皇上务必尽全力争取,就算人争取不过来,起码要聚得几种武器的制作技术。”完颜守绪说。

“这事…为兄不是已同意了吗?七弟是不是还有什么建议?”兄弟二人感情甚好,私下里聊天,完颜璕完全如平常人家的哥哥一般。

“皇兄,济国公主已成年,是时候选驸马了。”完颜守绪回来是告诉自己哥哥,要帮自己女儿选婿了?

“哈哈,原来七弟是想帮自己女儿选婿啊。说说看,七弟看中了哪家儿郎。”完颜璕大笑说。

“皇兄,她现在是皇兄之女,是我朝济国公主。”完颜守绪一本正经的说道。

“唉…七弟,她也是你女儿,为兄…从来不都避忌这些。”完颜璕对这个七弟,是绝对真情实意的,绝无什么天家无亲情之说。

“皇兄,如果能掌握最新式武器的制造和那些最新式的商品,不仅可以强军还可以富国。更重要的是,如果这些武器为颂军所用,那东胡危已。”完颜守绪非常严肃的说道。

“七弟的意思是…让…让瀛儿对那姓马的……。”完颜璕想了一下说,“可他是汉人啊……。”

“皇兄,只要能稳固、壮大皇朝千秋伟业,什么人都可以成为吾国驸马。”完颜守绪坚毅的说道。

完颜璕沉默,虽然这个女儿是过继的,但他却把她看成亲生的,比亲生的还要疼爱。他所以沉默,只是如天下父亲一般,想到女儿要嫁人,总是有一种无法言表的难过。

“七弟,兄虽不愿瀛儿入宋,但为国事计,瀛儿南下了。堂堂东胡之公主,竟然委身风月之所,为兄每每想起都甚是难过。”完颜璕红着眼说,“都是为兄这个皇帝治国无方,使得国力日渐衰弱……。”

完颜守绪看了一眼双目浸泪的兄长,难过了片刻,然后严肃说道:“皇兄,国力渐弱与兄无关,此乃百十年来国策使然。瀛儿虽吾国公主,但她不是一个弱质女流,她乃奇女子,远行颂朝委身风月之所,乃是她为父分忧,为国立心为民立命之权宜也。再者,吾胡人不似汉人那般迂腐,把女子视为附庸,连门都不许出。哼,吾胡人之男女皆英雄,一样的为国为民纵横沙场。”

伟大的儒家思想体系,深入汉人的骨子里。所以,“圣人”说过的话,不管是好的坏的,是否适应时代的,统统被人们视为至高无上的奉行。所以,演变出在很多个朝代的一些变态俗例和规定。如夫死殉夫视为忠贞的歪理,女子不得上桌吃饭奇葩规定等等。

在古代,少数民族的女子,要比汉人的女子幸运得多幸福得多的。因为她们不用遵守那些变态的规矩。

换成是大颂,公主出宫都千难万难,更别说跑到别国去当密探了。

“好,那七弟就与瀛儿说,务必搞到那姓马手上的新技术,无论花费多少金钱都要拿到,如果她愿意,甚至可以把他招为驸马。”完颜璕想了片刻后说。

“臣弟一定会把皇兄的意思告诉公主的,臣弟也相信,公主一定可以办得到。至于驸马,臣弟认为那小子并不辱没我们瀛儿的,这样的人,称之为人之龙凤也不为过啊皇兄。”完颜守绪得到了完颜璕的首肯便匆匆离宫而去。

事实上,有没有完颜璕的同意都一样,因为胡廷的济国公主,一向都听他这个“王叔”的话,他暗示一下,公主肯定照办。

完颜守绪回到自己的王府,马上写了一封密信交与心腹,命他马上前往大颂朝的临安,交与欢乐楼的候掌柜。

马汉山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欢乐楼的花魁,今年的准花后林仙儿竟然是东胡的济国公主。即使他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但这么“荒唐”的事,他就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事实这上一点都不荒唐,只是他马汉山不读历史不知道而已,在他前世那个时空的真实的历史上有很多国家的公主都跑到别的国家去当密探,掩饰的身份有很多,在青楼中藏身的也是有的。

严格来说,皇帝把自己女人远嫁国外进行所谓的和亲,其实就是间谍行为的一种。看看春秋战国那会儿,不仅互嫁公主,还相互派质子。质子,就真的像一块石头一样当人质?当然不是,事实上很多质子都成了间谍。

正在京兆府研究各地消息并等候毕连城的马汉山,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会儿他已成了东胡皇帝“钦定”的驸马。不过,林仙儿那么漂亮,他如果知道了这事,会不会做梦都笑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