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皇朝夜行

第三百五十六章 豁然开朗

皇朝夜行 南极稻草 7734 2023-01-23 13:01

  

  人还在马上,真珠公主就已经连声问道。

“李庸在吗?李庸在吗?我要找李庸!”

“公主,我们侯爷并不在家。”

门房见到这位吐蕃公主,态度不卑不亢的回答道,真珠公主听了不由大为失望,连忙问道。

“那你们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门房摇头说道。

“这小的怎么可能知道?侯爷一早就入宫去了,一直没有回府,也许在火器监,也许在军营里,也许在那里喝酒,不过,看时辰,侯爷也快要回府了,公主若是有急事不妨等一等。”

门房已经看出来了,真珠公主一脸的惶急之色,显然是有急事。

“也好,那我就等一等吧!”

真珠公主点头说道。

“公主,您里面请。”

门房连忙道,他们可不敢让人家堂堂公主在外面等着,真珠公主走进了苏府,却见李丽质迎了出来。

“真珠姐姐,快里面请。”

李丽质笑道,心里却觉得纳闷,因为之前她见到的真珠公主总是神采飞扬、英姿飒爽,现在真珠公主的脸上却全是惶急之色,算起来,真珠公主比自己要大几个月,自己和她也算相熟了,平时也姐妹相称着,但是真珠公主咬了咬嘴唇却没直接说,因为她突然想了起来,李元景算是李丽质的亲叔叔。

“我想找李庸问几个问题,所以冒昧登门。”

真珠公主勉强笑道,李丽质听了笑道。

“郎君应该快回来,姐姐进来稍等一会儿吧!”

“好!”

两人并肩向里走去,李丽质也在心里泛起了嘀咕,看真珠公主这脸色该不会是来质问的吧?难道是因为郎君撮合真珠公主和李恪一事?那也不至于吧?大家又没有明说,李恪谦谦君子又没有失礼的地方,真珠公主也犯不着这么生气跑来质问吧?难道李恪跑去纠缠真珠公主了?不应该啊,李恪也不是那样的人啊!该不会是郎君给李恪出了什么主意吧?李丽质越想越觉得可能,所以脸上的笑容也愈盛,声音也愈加柔和了,俗话说柔能克刚嘛。就在李丽质想要套话,真珠公主心不在焉应对的时候,李庸终于回府了,刚刚到大门,门房连忙回禀。

“侯爷,真珠公主来了,说是要找侯爷,看脸色有些惶急。”

真珠公主来了?直言要找他?而且脸色惶急?李二的动作这么快的吗?这么迫不及待的吗?李庸没想到,他前脚离开皇宫,李元景后脚就被召进了皇宫,问题是,真珠公主为什么会来找他?难道是李二直接将他给吐露了出去?靠,李二你个大坑货,李庸一边在心里腹谤,一边往里走。

“公主,公主,侯爷回来了。”

听到丫鬟的禀报声,李丽质和真珠公主同时站了起来,尤其真珠公主,一脸的急切,如果不是李丽质在,她早就飞奔着迎上去了,其实不用她们迎,李庸就已经走了进来。

“公主来了?”

李庸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准备迎接真珠公主的诘问,真珠公主终于等到李庸回来了,但是真珠公主却又有些迟疑,因为李丽质就在身边,而李元景是李丽质的亲叔叔。

“李庸,我,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真珠公主弱弱的是道,李庸听了不由微微一怔,看这样子好像不是来诘问他的样子啊!

“哦?公主有什么事要问,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李庸镇定的笑道,真珠公主看了一眼李丽质,然后下定决心说道。

“我把荆王李元景打了。”

李丽质听了小嘴微张,吃惊道。

“啊?你把荆王打了?为何啊?”

真珠公主解释道。

“他今天突然跑到四方馆找我,捧着鲜花说什么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是天作之合,我,我一时气急就就,打了他一巴掌。”

“原来是这样啊!荆王,怎么,怎么如此无礼?”

李丽质吃惊的说道,她确实很吃惊,不知道李元景是发哪门子疯竟然跑去四方馆干出了这种事,她突然很理解真珠公主,清清白白的女孩儿,听到李元景说了这些混账话,不生气才怪呢!打他一巴掌是轻的,不,打他一巴掌都污了手,应该让侍卫打,狠狠的打一顿,虽然荆王是她的叔叔,虽然同在宫里见面也不少,但是男女有别,李丽质原本就和荆王不熟,自从上次李庸和荆王爆发了冲突之后,她和李元景的那点亲情就彻底淡化了,俗话说的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既然嫁给了李庸,那李元景和李庸有嫌隙,那就是和她有嫌隙,所以在听到真珠公主说打了荆王,她心里觉得很快意,差点没拍手称快,李庸听了也不由松了口气,还以为真珠公主是要上门诘问呢,原来是要打了荆王啊!还好李二没有那么坑,真珠公主担忧说道。

“李庸,我打了荆王,这可怎么办?皇帝会不会怪罪?你打过荆王,你应该很有经验,若是因此而再次引起两国交战,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看到真珠公主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李庸不由失笑,他打了荆王引起了轩然大波,归根到底是因为他当初只是朝中新贵,地位不显,即便如此,当初他也没受什么惩罚,但是真珠公主不同,真珠公主在地位上和荆王相差不多,又是一个女子,即便是动手打了荆王,舆论也会自然的站在真珠公主这边,况且,这是荆王自己送上门去找打,李庸不由笑道。

“不就是打了荆王吗?多大点事啊!”

真珠公主不由愣住了,迟疑问道。

“真的吗?他再怎么说也是大唐亲王啊,我打了他真的没事吗?”

李庸笑道。

“他是亲王没错,你也是公主啊,况且那是他自找的,他跑去四方馆纠缠调戏你,就挨了一耳光那是轻的,你应该去找皇帝告状,大唐亲王怎么了?大唐亲王就能调戏良家妇女了?大唐亲王就能耍流氓啊?你要据理力争,你打李元景没错,李元景挨打是活该,而且你还应该请圣人重重的惩罚他。”

李丽质听了跟着点头说道。

“对,是荆王无礼在先,姐姐不必担忧,本就是他的错,姐姐那一耳光打的对,打得好!”

真珠公主听了李庸的话真有豁然开朗之感,对啊,如果说成是荆王调戏她的话,那责任就不在她了,她一个娇贵的公主,被人调戏,气急打了那流氓一巴掌,有什么问题吗?完全没有问题啊!大唐皇帝怎么了,难道大唐皇帝就不讲道理了吗?真珠公主听了心里顿时淡定坦然了不少,还是李庸坏,那会儿她还觉得气急打了李元景一巴掌有负罪感,这会儿她突然理直气壮起来,还是李庸坏,转眼就想出了主意,更让她意外的是李丽质,李元景可是李丽质的亲叔叔啊!结果她竟然丝毫都没有为李元景开脱,更没有责备,反而毫不犹豫的谴责李元景,她心里很感动,李丽质太好了,真是她的好姐妹啊!还有李庸,虽然坏坏的,但是却帮了她的大忙,真珠公主脸上的慌急之色不见了,终于出现了笑容,笑道。

“长乐妹妹,李庸,谢谢你们!”

她说的十分的诚恳,这一声感谢发自她的心底,其实在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李庸就有种预感,觉得去的人有可能被打,果不其然,李元景就被打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李元景就长了一张欠揍的脸,想必李二也该有个预感才是,所以,这事完全就不是事,不管怎么样,李二都不可能为此惩处真珠公主,李庸笑道。

“哈哈,这下放心了吧?”

真珠公主点头回答道。

“嗯,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就有谱了,真是太感谢了!”

李丽质笑道。

“好了,我那会儿已经吩咐厨房准备了火锅,真珠姐姐就放下的留下来吃火锅吧!”

吃火锅啊?放心下来的真珠公主听了不由默默的吞了口口水,真的好想留下来吃火锅啊!火锅是怎么吃都吃不够啊!但是,她还记得正事,如今四方馆里的大相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她怎么能留下来吃火锅呢?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带走回去吃,当然,真珠公主也只能将心声放在心里,是绝对不好意思开口的,真珠公主摇头说道。

“不行,不行,我必须立即赶回去,他们还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李丽质和李庸听了倒也理解,笑道。

“既然如此,就不强留你了。”

“好,我走了!”

真珠公主就像一阵风一样来到了厅外,然后猛然停住了,真珠公主回头问道。

“对了,你们不是说开一家火锅酒楼吗?到底什么时候开啊?”

李丽质噗嗤一声笑了,咯咯笑道。

“明天你来,我让厨房在做火锅吃。”

真珠公主顿时喜笑颜开说道。

“好咧!”

雀跃的真珠公主就如一阵风一样去了,李庸和李丽质两人携手向后院走去,李丽质疑惑问道。

“有点奇怪,荆王虽然混蛋,但是在宫里长大,也不算是个蠢的人,怎么会去招惹真珠公主呢?”

李庸沉吟说道。

“其实是你父皇让他去的。”

李丽质一脸惊愕说道。

“啊?怎么可能?父皇让他去纠缠调戏真珠公主?”

“不能这么理解,你父皇是想让他去表白,表达他对真珠公主的倾慕之情。”

李庸解释道,李丽质听了之后迟疑问道。

“荆王喜欢真珠公主?总觉得有点奇怪啊!”

“喜不喜欢的都不重要。”

李庸笑道,李丽质仍然十分疑惑。

“可是,父皇怎么会让荆王去呢?选谁也不能选荆王啊,这注定要失败啊!”

李庸干咳道。

“其实吧,是我提议的。”

李丽质愣住了,哭笑不得的说道。

“郎君,你太坏了,瞧你把真珠公主气的。”

李庸无奈的说道。

“还不都是你爹逼的。”

李丽质好奇道。

“到底怎么回事?”

李庸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你爹非要让我想个办法试一试禄东赞,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其实不想掺和了,但是你爹让人搬了个小板凳,让我坐在那里想,想不出来就不让我走。”

李丽质有些忍俊不禁,原来这一切的起因都是自己的郎君啊!

“父皇也真是的嘛!怎么能这么为难郎君。”

李丽质有些埋怨,埋怨了几句,李丽质又禁不住嫣然笑道。

“一想到真珠公主给了荆王一个大嘴巴子,我心里就觉得特别畅快,那次荆王在大成宫大闹的时候,我就想给他一个巴掌了,今天真珠公主倒是替我完成了。”

要知道李丽质一向是温婉娴静,没想到竟然也有这么暴力的时候,李庸有些好笑道。

“这么气啊?”

李丽质挽着李庸的肩膀娇笑道。

“那是当然,谁叫他招惹我郎君呢!”

真珠公主骑着快马十分轻快的回到了四方馆,像是一阵风一样进了院落,出乎她的意料,大家好像并没有慌乱的样子。

“大论呢?大论回来了吗?”

真珠公主问道。

“回公主,大论已经回来了,公主不必惊慌,大论有主意。”

真珠公主轻快的笑着点头道。

“我几时惊慌了?有什么好慌的?”

周围的护卫们十分无语,那会儿是谁慌的不行,二话不说跳上马就跑了?走进大厅,真珠公主一眼就看到了禄东赞正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

“我回来了,大论,事情你都知道了吗?”

真珠公主走进了大厅问道,禄东赞放下手里的香茗,笑道。

“我都知道了,公主勿慌!”。

真珠公主哼道。

“我有什么好慌的?都是那荆王的错,我乃堂堂吐蕃公主,他竟然跑来调戏我,这还是礼仪之邦的亲王吗?这不是无赖吗?我倒要去问问大唐皇帝陛下,这样无礼混账的亲王该不该打?是不是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禄东赞听了不由鼓掌笑说道。

“公主说的太好了,这件事我们并不理亏,反而是大唐理亏,所以那一巴掌打了也就打了,我们应该理直气壮的去质问大唐皇帝,而不是担惊受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