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混在古代当王爷

第六十一章 爆炸进行时

  

  第六十一章爆炸进行时

“三皇子,你难道真的愿意让玉瑶儿小姐跟齐王……”三皇子等人来到另一处庭室,刚关上房门,沈旭就迫不及待的质问三皇子。

三皇子阴沉着脸瞪了沈旭一眼,“本皇子也不想,可是那有什么办法,这是最保险的一种办法。齐王死了也不会被人怀疑到咱们身上,只要找个将死的女人顶罪就可以了。”

“可是!”沈旭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见到了三皇子阴狠的脸色,只好闭口不言。

“三皇子,沈旭说的也有些道理,毕竟玉瑶儿小姐怎么说也是您的相好。”韩武勇在一旁也附和着沈旭。

“本皇子当然知道会如何,但是此前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如果就这么放弃,实在是有些可惜!”

“那,此事结束之后,不知道三皇子准备如何对待玉瑶儿小姐?”情绪低落的沈旭踌躇了一阵,终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三皇子撇了一眼沈旭,哼了一声,“哼!别以为本皇子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

“呵呵!”沈旭尴尬的笑着低下了头。

随着三皇子的话音落下,一时间整个屋中陷入了沉寂。

三皇子明白,此件事之后玉瑶儿自然不能在跟在自己的身边,就是有些可惜她背后的价值了。随即看了眼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沈旭,眼中精光一闪,向着沈旭说道:“算了!既然沈旭贤弟你喜欢,就替本皇子好好待她!”

情绪有些低落的沈旭顿时有了精神,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专心饮茶的三皇子并没有看见沈旭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意。特么的,玩过的破鞋不要了竟然甩给老子,真当老子是乞丐呢?!别以为老子不知道玉瑶儿背后的价值,等到老子弄到手,有你求我的时候。

沈旭以为自己的小动作很是隐蔽,其实这一切都被韩武勇看在眼中,端起茶杯,借着袖子的遮掩,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果然将熊熊一个,兵熊熊一窝,真是一群酒囊饭袋。

几个人各怀心思,一时之间屋中再次陷入了寂静。

沈旭毕竟城府心思比不上他们二人,率先打破了几人之间的平静。“三皇子,那此前派出去的人手是不是应该撤回来了?依着齐王的性子,玉瑶儿小姐应该不会失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先等玉瑶儿过来传递消息再说吧,万一玉瑶儿失手了,只能冒险……”说着三皇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韩武勇见到此时的氛围有些压抑,便向着三皇子和沈旭说道:“三皇子,沈兄,苦苦等待消息实在是太过枯燥乏味,不如让这些舞姬们给咱们舞上一曲?顺便在叫来几个头牌陪咱们饮酒作乐如何?”

“如此也好!”三皇子和沈旭齐齐说道。

韩武勇见到他们二人点头答应,便走到门口叫来了老妈子,让她速去叫人。同时也向着他们二人赔罪,“三皇子,沈兄,实在是抱歉,刚才跟齐王吃酒有些多了,我需要去方便一下。”

三皇子和沈旭怀抱着美人,根本不在意他要去哪里,头也不抬的说道:“速去快回!”

韩武勇躬身行礼喘着心思先行告退。

……

白衣女子看着死不瞑目的玉瑶儿轻嗤了一声,“果然是弃子吗?!看来真是扑了空!”随即看向了呼呼大睡的毕云涛,叹息了声,“这个家伙倒是心大,睡的真香!”

“若曦,雪姐姐,小兰,嘿嘿嘿,大被同眠夜,春宵千金时!”毕云涛喃喃的说着梦话,手上的动作甚至也不老实,伸到了裤子里揉了揉。

“哼!”白衣女子见到他猥琐的动作,冷哼一声,银牙直咬。这个色胚,竟然还想着大被同眠的美事?!还有嘴里嘟囔的那个名字到底是谁?看我怎么收拾你!随即拿起盛满净水用的水盆,直接泼到了他带着恶心笑容的脸上。

“啊!”毕云涛收到冷水的刺激,猛然惊醒,一睁眼就见到了美目含怒瞪着自己的白衣女子。

“你你你!你是谁?!”毕云涛拉扯着衣衫半解的领口,惊恐的看着白衣女子。“你对我做了什么?!”毕云涛像是一个受辱了的小媳妇一样,泪眼婆娑的蜷缩着身子。

“你!”见到毕云涛这个样子,本来心如止水的心境,直接被气得破功。顾不上保持云淡风轻的样子,不顾形象的大口喘息了两下,平复着心中的怒火。

“你什么你?!你侮辱于我,你要对我负责!虽然这里是青楼,但是人家卖艺不卖身的。”说着,还故意伸出衣袖擦拭着干涩的眼眶。

白衣女子见到他犹如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气的半死,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挤了出来,“好你个齐王,真是不错!”

毕云涛假装抽泣着吸了吸鼻子,“看来姑娘已经知道本王的战斗力了,你我既然已经有了肌肤之亲,还望告诉在下姑娘芳名!”

“你!”白衣女子听出了他的弦外之意。气的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拿出一锭银子愤怒的砸进毕云涛的怀里,任由他在蜷缩着身子哭喊,直接拂起袖子运用轻功从窗户遁走。

“哎哎!这位姐姐,你别走啊!我开玩笑的!”任凭毕云涛在背后大喊大叫的挽留,白衣女子头也不回一下。“姐姐既然要走,告诉在下你的芳名可好?!”

手中拿着银子看着白衣女子远去的身影,毕云涛哭笑不得,他来到青楼花天酒地,没想到姑娘没睡成,竟然被别人给嫖了?!

叹了口气,带着些许的委屈穿戴好衣服,这才发现了墙边死不瞑目的玉瑶儿。不禁陷入了沉思,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看情况应该是来帮助自己的,玉瑶儿应该是被她给杀掉的。自己身边会武功的好像只有小兰一个人,而且小兰的武功还很一般。实在是想不出来,随即摇了摇头,算了,不想了,反正对自己没有恶意,就是可惜了,没有知道她的芳名,也不知道她长相如何?!

看着玉瑶儿半遮半掩的胴、体,不禁有些赞叹,这个玉瑶儿确实有些姿色,难怪会成为三皇子的相好。不过,再美貌的女子,死后也只是个红粉骷髅而已。

毕云涛坐在地上沉思了片刻,玉瑶儿已经死了,计划被打乱,需要重新计划一下。

现在玉瑶儿死在屋里,而屋中就只有自己跟玉瑶儿,这些三皇子他们都是清楚的,现在如果贸然出去,三皇子一定会恼羞成怒,这样就得不偿失了。现在对自己有利的一点就是三皇子他们并不知道玉瑶儿现在已经死了,那么是不是能用玉瑶儿的遗体做些文章呢?

毕云涛想到这里,计上心头。

起身搬起一旁的椅子,放到靠近窗户处的书桌旁边,再抱起玉瑶儿的遗体,放到椅子上,又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之前配置好的炸药,并排的捆绑在了玉瑶儿的身上,为了掩盖身上绑住的炸药,让她枕着双臂趴在桌子上。

毕云涛走到背后看了看,发现这样还是会被人发现端倪,于是走到了走到旁边的衣橱里开始翻找。

看着找出来的长衫,顿时一愣,这个长衫自己记得好像见过三皇子曾经穿过。顿时忍不住的吹起了一声口哨,看来这俩人真是干柴烈火啊,备用衣服都准备好了。不过可惜了,干柴已经死了,以后有火也只能憋着了!

收回心思,给玉瑶儿套上衣衫,绑好束带,领口处弄得松松垮垮的,为线绳留下燃烧的空隙。

从烛台上拿起一根蜡烛,放到书桌的白釉灯台上面,计算了一下蜡烛燃烧的速度,拿出浸泡好的线绳,绑到蜡烛上。

为了以防万一,还在不引人主意的墙角处也放置了炸药,同样拉长线绳捆绑在蜡烛之上。

忙完这一切毕云涛叫来了外面的老妈子,把“挣来”的银两塞进了她的怀里,“你知道三皇子他们在哪里吗?”

老妈子见到银两喜笑颜开,笑呵呵的捏了一下毕云涛的胸膛,“公子,三皇子他们现在正在别的房间里吃酒呢!要不要现在奴家给您叫来?”

毕云涛不屑的撇了撇嘴,“你去把他们叫来吧,记得不要说是我让你把他们叫来的,你就说是玉瑶儿姑娘叫他们过去!”

老妈子含笑的抛了个媚眼,扭着腰肢前去禀告了。毕云涛忍不住的抖了激灵,感到一阵恶寒,还好今天赴宴的人不是梦若浪,不然现在估计就要跟这个老妈子大战一场了。

……

“三皇子!玉瑶儿姑娘请您移步过去。”老妈子毕恭毕敬的禀告着。

调笑美人的三皇子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愣,松开了怀中的美人,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事情已经成功了,沈兄,咱们一起过去!”随后不解的问道:“韩兄去哪儿了?为何没见到他的身影?!”

“三皇子你忘了吗?韩兄刚才去方便了,要不要等他回来一起过去?!”沈旭在一旁回道。

“哦!对!本皇子开心的都昏了头了!”三皇子恍然大悟,随后说道:“不用等他了,现在就过去!”

……

“哈哈哈!瑶儿你干的不错!”三皇子推门而入。

可是见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就僵在了原地,本来笑意满满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不可置信。

“你!你怎么没死?!”沈旭率先惊呼出声。

“哦?本王为何会死?看来沈公子对本王怨气颇深啊!竟然要置于本王于死地!”毕云涛眯着眼睛冷声质问。

沈旭一时语塞,因为毕云涛没死,一时之间说话根本就没有过脑子。

“四皇弟,何必这样咄咄逼人,沈兄刚才与本皇子一起吃酒,多贪了几杯,三皇兄就在这里替沈兄向你赔罪!”三皇子拱手赔罪,同时不着痕迹的瞪了沈旭一眼。

“哈哈!原来如此,竟然是醉话!那本王就不放在心上了。”

毕云涛从坐着的桌子上面站起身来,挡住已经燃烧到一半的线绳。

“诶?既然三皇兄和沈兄在一旁吃酒,那不知道三皇兄为何会前来这里?怎么是想来看看本王和玉瑶儿的床事吗?”毕云涛看着三皇子逐渐阴沉的脸色,阴恻恻的笑着,“呵呵呵!那真是可惜了,本王刚和玉瑶儿欢好完,刚才还说要本王替她赎身呢!”

“够了!四皇弟,你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得寸进尺?!”毕云涛收揽了笑意,“此话怎讲?!”同时不着痕迹的向着玉瑶儿的遗体靠了靠,假装调戏一般,伸出手摸了摸玉瑶儿的侧脸。

此时。线绳已经烧到三分之二。

“四皇弟,你不要喘着明白装糊涂了!你早就知道玉瑶儿跟本皇子关系暧昧,你今天如此都是故意针对本皇子。”

“哦?!”毕云涛故作惊讶,“玉瑶儿姑娘是三皇兄的相好?呀呀呀!真是,三皇子为何不早些告知于我?早知如此,本王也不会那般对待玉瑶儿姑娘。”

余光透过玉瑶儿头颅枕着的胳膊之间的缝隙,见到线绳已经燃烧到了玉瑶儿的胸前,亮光刚好隐没在山谷之中。知道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毕云涛的回答让三皇子有些发蒙,现在有些不确定毕云涛到底知不知道他和玉瑶儿之间的关系。

发生了这么多事,可是穿着毕云涛的衣服的玉瑶儿却依然睡的香甜,而现在毕云涛又没死,再加上毕云涛话语和动作的刺激,三皇子心中的怒意顿时就不受控制,怒喝道:“玉瑶儿!还不赶紧给本皇子滚过来!”

可是玉瑶儿一个死人哪里能听得见呢?!

“既然三皇兄想要,那便让给你好了!反正本王已经玩过了!”

毕云涛一把拉起玉瑶儿,用力的甩到了他们面前。

玉瑶儿被齐王粗鲁的甩到了地上,可是这样都一直未醒,沈旭察觉到了异样,上前查看她的情况,“玉瑶儿姑娘?!你怎么了?!快醒醒啊!”这才看清楚玉瑶儿的眉心处有一个红点,渗在外面的血迹已经干涸。

三皇子脸色大变,玉瑶儿的身手自己可是一清二楚的,虽然不是什么武学大家,但是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齐王,可是手到擒来。没想到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齐王给杀了。

沈旭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愤怒的对着已经站到窗户上的毕云涛指责道:“你个混蛋!你到底对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如你所见喽!”毕云涛玩味儿着嘿嘿一笑,“嘿嘿嘿!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有缘再见!”向着沈旭他们二人摇了摇手,做了个再见的动作,随即头也不回的跳了下去。

“你给我站住!”沈旭放下玉瑶儿遗体,愤怒的向着毕云涛冲去。

三皇子听出了毕云涛的言外之意,又见到毕云涛急不可耐的跳了下去,意识到不好,赶紧跑到门口准备叫人去找毕云涛。

毕竟爆炸的时间是经过计算的,哪里会给别人反应的时间。

三皇子刚跑到门口,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房间被巨大的火焰给吞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