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大明:殖民全球,打造海上日不落

第一百四十五章 蔫儿坏蔫儿坏的头

  

  “老崔失踪了!”

鳌拜回头看向了尼格多:“什么时候的事?”

“半个时辰前,我以为他走错了方向,特意回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尼格多的脸色很差:“但我发现了有人活动的痕迹,不是我们造成的,所以我不敢找了,就回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鳌拜就惊恐的看向了他来的方向,尼格多也反应了过来:他很可能被跟踪了。

靠近那边的朴正辉立刻开始上子弹,并拿出了火引子,半蹲在地时刻准备点燃火绳,瞄准着尼格多来的方向。

鳌拜也在上弹,而尼格多和豪尔格则是拔出了武器,火铳手是需要人保护的,既然鳌拜和朴正辉已经完成了上弹,那自己两人就做保护他们的人。

4人提防了半天,最后由鳌拜和朴正辉用火铳在后面掩护尼格多和豪尔格两人慢慢的顺着尼格多的来路走了出去,没有发现跟踪尼格多的人,4人才松了口气。

他们回到篝火处继续商议崔勇志失踪的事,而躲在树上的李姓汉子和他的两个精通跟踪的手下这时候才敢呼吸,慢慢的伸手抹掉了额头上的汗。

他们的确是跟踪了尼格多,想把鳌拜一网打尽。但鳌拜的反应太快了,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尼格多很可能被跟踪了,3人只能立刻上树。也得亏他们只是远远的跟着尼格多,距离够远,然后夜色厚重,鳌拜他们没有发现树上的情况。

当时的情况鳌拜和朴正辉在后面架枪,就算他们3人能以高打低偷袭尼格多和豪尔格也没什么意义。以命换命什么的,李姓汉子和他的手下没兴趣,他们是探险者,不是东山钱庄的家奴。换安南都护府尼德兰人的说法,他们是佣兵,拿钱办事,对钱忠诚。当任务危险到可能丧命时,要么加钱,要么别怪他们磨洋工。

“头,怎么办?他们居然还有一把火铳,4个人4把火铳,这阵容也太豪华了!”

“而且那个人手上的还是簧轮手铳,这肯定是他们自己的。”李姓汉子的表情开始凝重了。

其实攻入鳌拜的营地后,刘一峰的簧轮手铳也是没收了几把的,只不过在没收前,豪尔格果断的把还能用的两把的簧轮给毁了。夏杰得到的全部是坏掉的簧轮铳,所以他并没有把簧轮铳的消息公布于众。

而参加了与簧轮铳战斗的探险者大多数分不清簧轮铳和火绳铳的区别。

李姓汉子能分清楚,都是因为他在安南都护府和那些超有钱的商行合作过,那些商行的掌柜都有个也不知道谁带出来的坏毛病,都喜欢带一把簧轮手铳跟着一起上前线。上前线也就算了,好歹也是个火力点,重点是这帮人射击水平歪的要命,簧轮铳射击频率又高于火绳铳,经常误伤自己人。

这就让李姓汉子记住了簧轮铳这个在安南都护府很有名的友军之敌。

但当簧轮铳在早就证明了自己射击技能十分出色的鳌拜等人手中时,李姓汉子一点让自己的人去体验下友军之敌杀敌效率的想法都没有。

“我们回去,这次可能真的要让那3个冤大头登场了。”

“可是头,那样的话,火铳就不归我们了!”

小弟们不愿意了,毕竟自己这方有火铳了自己等人弄不好就可以杀回安南都护府了,当初被赶出来的仇他们虽然都放下来了,但情绪还在。而且就他们到东山州一年的时间来判断,安南都护府赚大钱的几率真的是远超东山州,他们都想回去了。

“命重要,还是火铳重要?”

别看李姓汉子个子矮小,他一瞪眼,两个小弟不得不服。

留下一个人继续监视鳌拜他们,李姓汉子带着一个小弟回到了后方。

“刘兄,我们找到他们了,但他们警惕性非常高,可能这次需要你们出场了。”

3个火铳手下午就准备好出手了,没想到李姓汉子自己就搞定了。现在这帮平时看上去人五人六的矮小南方人终于搞不定求到自己了,3个北人还是很得意的。

跟着李姓汉子一起回来的那个小弟顿时满脸不忿,想要说些什么被自己的老大阻止了:“3位,我们会把他们引到埋伏点,就指望3位一次解决他们了。”

“放心吧,只要你们把他们带过来,我让你见识下什么叫百步穿杨。”说完,还装模作样的用没有上弹的火铳比出了射击的姿势,枪口有意无意的对着李姓男子2,3秒才移开的。

等李姓汉子带着小弟离开3人后,小弟立刻骂道:“还百步穿杨,看姿势就不是什么高手!我看他们可能连那伙人都不如,弄不好直接被射死!”

李姓男子这伙人可能是夏杰招募的探险者中对火铳了解程度最高的人了。他们在安南都护府和民间的火铳手,和官方的火铳手都有过配合,对于用火铳的高手大概是什么样心里有杆秤。之前被鳌拜和朴正辉吓到,就是从两人那娴熟又快速的上弹,和完美至极的瞄准战术动作所吓到的。

他们的印象中,只见过南军的精锐做到过类似的事的。

“所以我们只有一次出手机会,就是他们4人都射击后在装弹时。”

“可是头,万一他们会交替射击怎么办?”

李姓汉子回头看向自己的小弟,沉声说道:“如果他们真的会交替射击,那么他们和背后的人必然是军方,不是南军就是北军,那就不是我们得罪的起的人,我甚至怀疑东山钱庄都得罪不起!”

小弟也明白这点,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极其难看。他们在安南都护府本来也是有靠山的,但得罪的势力背后的靠山是南军,所以他们的靠山果断的抛弃了他们。

军方,在大明的海外就是最硬的靠山,比海事局还要硬。

“所以如果他们真的会交替射击,我们就收手,躲起来,等姓夏的和那伙人斗,管他胜利者是谁,我们就此退出,姓夏的尾款也不要了。”

小弟点了点头,认同了自己老大的判断:“哎,可惜了那3把火绳铳和1把簧轮铳。”

李姓汉子却笑了笑,说道:“没关系,运气好的话,我们还有3把火绳铳可以入账。”

小弟疑惑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头,2秒后恍然大悟:“头,你是说……”

“刘兄他们看不起我们,不听我们的话非要单独出击,和那伙人纠缠多时,互相对射,最后不幸遇难,连火铳都被抢走了。到时候就这么汇报上去就是了。”

“头,你不觉你很像唱戏里的反派嘛?蔫儿坏蔫儿坏的。”

李姓汉子直接给他后脑勺上来了一掌,骂道:“滚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