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

第一百零二章 动手脚

  

  南洛倾连眼都没抬,又在他腹部踩了一脚。

“明日的事儿谁又说得准?万一,明天苏家就得为你收尸了呢?”

南洛倾懒得与其废话,递给小姑娘一张银票后,带着顾锦书阔步离开。

顾锦书没想到南洛倾的身手这么好,可他还是担忧道:“御王府的事儿,真的没关系么?”

他担心苏隆所说的会成真。

他对南洛倾是亦师亦友的感情,并不想她出任何的危险。

“人定胜天,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正兴堂的生意你顾着点,来日再商讨。”

南洛倾与顾锦书辞别后,便见棠悦急匆匆的迎上来。

“娘娘怎么出门这么久?”棠悦四下看了两眼,生怕隔墙有耳,“大皇子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棠悦深知,娘娘与大皇子私交的事儿不能被外人听了去。

免得污了娘娘的清誉。

“嗯,会会去。”

南洛倾在偏殿见了秦泰然的贴身侍卫言禧。

言禧恭敬的将一套衣裳交给她,“这是一套侍卫的衣裳,已经完全更改为娘娘的尺寸。等娘娘将衣裳换完,就随在下一起去见大皇子。剩下来的事儿,大皇子自会安排。”

南洛倾换好衣裳就跟着言禧去找秦泰然。

侍卫打扮的南洛倾依旧难掩满身的风情,眼波流转间,便能将人的魂给勾了去。

秦泰然心口微热,折扇一合,“这身衣裳很适合你,以后你入了东宫,就能一直穿着这衣裳,陪在本皇子左右。这可是皇子妃都得不到的待遇。”

南洛倾退后一步,心中早恶心的想将隔夜饭吐出来,面上却是半分都不显。

“多谢大皇子出手相助,时间不早了,还是去地牢看看吧。”

南洛倾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些证人。

“别急,我好不容易见你一面。上次的饭还没有吃完,这一次,我们安心的吃上一顿,我再带你去地牢。”

秦泰然喜欢与南洛倾单独相处。

还有地牢那种地方有什么好去的?又脏又黑又臭的,谁愿意在里面耽误时间?

“大皇子,我们之间的时间有得是,以后安心的一起吃饭不好么?去地牢看看那些证人是我的心结。若是见不到他们,这饭我是一口都吃不下。”

南洛倾起身,准备离开。

“既然大皇子不愿带我去,那我也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慢着,我何时说过不带你去了?行,我这就带你去地牢看看那几个证人。不过下一顿饭,可得安心的与我吃完。”

秦泰然将南洛倾带到地牢。

狱卒见来人是大皇子,倒是例行询问了一番。

“大皇子来,所为何事?”

“看几眼那几个凶手,明天就要三堂会省了,可不要出了纰漏。”

“大皇子放心好了,小的把人照顾得很好,绝对没有问题。”

秦泰然倒是想带着南洛倾一同进去查看,可地牢潮湿阴暗,气味十分恶心。

他往前走了两步,又被逼退了出来,尴尬的看着南洛倾。

“要么你进去看吧,这味道,着实辣人眼睛。”

南洛倾求之不得,故作为难道:“毕竟是重要的证人,我去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就是个弱女子,还能对证人怎么着?”秦泰然对这件事放心得很。

“那,大皇子在此地等着,我去去就来。”南洛倾提步就要进天牢,却被多事的狱卒拦了下来。

“皇后娘娘有令,闲杂人等不能入内。你一个小小侍卫,去看重犯做什么?”

狱卒一双凌厉的眼在她的脸上扫过。

南洛倾看了眼秦泰然,是想让他出面解围。

“她是本皇子的人,本皇子命她查验证人,这种小事儿你也要管?”秦泰然语气不悦,眼看着就要发飙。

狱卒低垂着头,“小的不是那意思,实在是证人太过于重要,皇后娘娘专门嘱咐过,若没什么事儿,还是不要接触证人,恐怕有变故。”

秦泰然冷哼一声,“本皇子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你的意思是,本皇子要见一个证人,本皇子还得专门去一趟凤栖宫通报不成?”

狱卒在他的威压中跪了下去,“大皇子息怒,小的不过是秉公办理而已。”

“母后那边本皇子自然会处理,滚开!”秦泰然厉声呵斥。

小小狱卒不敢惹怒秦泰然,侧身站好,目送南洛倾进入地牢。

南洛倾走下楼梯,身后就跟着两个根本甩不掉的狱卒,目的自然是监视她的。

生怕她会对证人动手脚。

地牢里放了下冰床,几具尸体摆在上面,目的是为了不腐败。

南洛倾先是看了眼他们的胸口,的确是留有剑伤,是那日他们几个留下的。

人没有错……

她看向几个人的脸。

因放着冰块,他们的尸体没有一点儿腐烂的痕迹,五官还是十分的清晰。

对于其中几人南洛倾有印象,曾经在秦御修身边见过。

这几个人都是秦御修的亲卫。

难怪说他们几个都是听了秦御修的命令来刺杀大皇子的。

如今铁证如山,死人又没办法开口辩解。

怎么看,秦御修都死路一条。

南洛倾盯着他们的脸看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的脸与脖颈的肌肤相差许多。

她索性上手在他们的脸上摸了摸,还真的被她找到了破解之法。

没想到,皇后竟是用李代桃僵的办法来栽赃陷害秦御修。

“你干什么呢?证人是你能随便碰的?”

狱卒见南洛倾上手,高声怒斥。

南洛倾手一抖,有一些粉末落在他们的脸上。

南洛倾做小伏低道:“我不知不能随便碰。既然几位大哥这么说了,我肯定是不会再动手动脚的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还不赶紧出来!若不是看在大皇子的面子上,你休想踏进这里半步。走!”

狱卒担心南洛倾将证人碰坏,赶紧将她赶了出去。

南洛倾跟在他们身后出了地牢。

秦泰然将她送了回去,“洛倾,既然人你也见了,那么什么时候跟着本皇子去东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