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昏君开局:天下大乱,我落草为寇

第四卷 西南攻略 第363章 真正的惊变(下)

  

  时间稍稍往前拨动。

当土司衙门前的大乱还没有真正发生时,一支五千众的龙家精兵已直扑皇帝驻跸的别院所在,并迅速将这一带街巷出口全部封锁了起来。

他们一早就已领命,要在今日将这一支完全忠于皇帝的汉人军队拿下,如此,才能把皇帝真正控制在手,成为他们龙家的掌中傀儡。

其实就连龙成邦都感到有些意外,为何孙宁这次会如此配合听话,居然就答应了在今日的约盟中,只孤身一人到场,却把负责自身安危的那一千忠心兵将留在别苑。

或许他是以为大事已定,刻意向龙家示好?

又或者,他另有其他想法?

反正这一结果对龙家来说是极其有利的,而且龙成邦和龙敬尧也深信在自己的夔州城里,孙宁只以区区千把来人根本就耍不出什么花样,所以就连防范都不是太严。

直到自觉大局已定,他们才一面在土司衙门前当了全城百姓之面与皇帝盟约,一面则派出精锐,直扑别苑,意图来个一网打尽。

可就在他们已把四周出入口尽皆把守完备,又包围着杀向别苑时,却惊讶的发现,目标处居然是空空荡荡,未见任何人影。

“他们去了哪儿?难道是已经察觉出危险,所以逃走了?”

几名军官面面相觑,做着猜想,但为首的龙闯却不以为然的一声冷笑:“他们出不了城,一定还在夔州哪里藏着。我们分队去搜便是了!”

反正今日的夔州已万人空巷,都跑去观看双方约盟了,所以大动干戈地全城搜索也不会造成多大的骚乱。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并不认为那一千汉人军队真有多少威胁,只要找到了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于是,五千兵马就迅速分作五队,除了城中的土司衙门一带外,其他各个方向,都有兵马快速而去,查探目标可在。

龙闯更是亲自带一千人,往城西而去,那儿民居更少,多官府仓库,或许那些家伙就会钻这空子,藏匿到这些只有少数人看守的仓库中去。

于是,他带人一路快速向城西挺进,哪怕半途上便听到了城中引发的阵阵骚乱之声,龙闯也没有带兵回去支援的意思。因为在他看来,那边就算偶有变故,也有的是人手管治,找到那一千汉人才是关键。

结果在快速行军终于来到城西最大的一处粮仓前时,他们便瞧见了门前地上已倒了二三十名守卫的尸体,那满地的鲜血都还未干呢。

“是那些汉狗,跟我杀进去!”

看到这一场面后,无论龙闯还是手底下的战士都大感愤怒,全然不顾危险的,就这么直接呐喊着,冲进了敞开的仓库大门。

而就在他们一股脑的直冲入仓库,竟连半个留守在外的人都不作安排后,外间静悄悄的街巷暗影中,突然就闪出了一队两百来人的捧日营将士。

随着为首的军官把手一挥,队伍中就已有数名将士火速冲上,七手八脚用力就把那敞开的仓库大门给迅速关闭。

而剩下的那些人也没闲着,此时也已把同样藏在街巷角落里的大批干柴给搬了出来,堆到仓库门前,再把火一点,升腾的火焰迅速就开始朝着四下里扩散游走开来。

是的,他们一早就已做好了准备,就连这些藏好了的干柴上都已淋过烈酒火油等易燃之物,所以此时只消拿火一点,便能让熊熊火焰把整个粮仓的门前四周尽数吞没。

这还不算完,就连仓库里头,那堆积如山的粮食上,也同样被他们泼上了火油,随着外间火势蔓延开来,很快的,这些个本就最怕火的粮食也就烧了起来,随之扩散到整个库房,把所有建筑都变成巨大的火把。

里头的龙氏战士在粮仓大门突然被人从外关闭时就惊觉不妙,赶紧就扭头奔出,想要撞开门户,逃出来。

可这时,已经快速放下干柴的将士们却已取出了早准备下的弓弩,一波波的箭矢便如雨点般落进了仓库内,直射得这些蛮人战士死伤无数,最后只能是仓皇后退,不敢再想着撞开大门了。

而等他们再回神,想要从被处脱身时,大火已完全把整个仓库都包围吞噬,他们这千把人,已彻底陷入到了烈焰的绝境之中,再无脱身可能。

而这边粮仓的大火也只是此番大闹夔州的开始而已。

这一次的捧日营精兵早早就化整为零,分作六七队,按之前就打探明白的位置,全都杀向了夔州城里最要紧的那些库房。

粮仓、军械库、布库……这些关系到民生和军队战力的,龙家世代辛苦积攒下来的财富,都成为了他们破坏焚烧的目标。

而为了能把这场戏做真,为了到时能控制一切,龙家今日除了各门守卫外,几乎把城中能调动的兵马都带到了土司衙门一带,这自然就给了捧日营将士以趁虚而入的机会。

那一个个库房处留守的百来名守卫在全无防备之下,又岂是蓄谋突袭的越军精锐的对手?

于是,他们尽数被杀,仓库全部被夺。

在等到这一处仓库起火的命令传达后,各处仓库也跟着被将士们点起火来。

顿时间,夔州城四面处处起火,龙家几代,百多年辛苦积累下来的财富,就此彻底付之一炬。

得亏龙成邦作为族长家主早已被暗器射杀身亡,不然他若看到如此情况,恐怕也得直接因为惊怒而死,那可比被剧毒暗器瞬杀要惨得多了。

随着夔州城四处火起,随着土司衙门前百姓们互相践踏,死伤无数,随着作为龙家主心骨的龙成邦和龙敬尧父子同时被杀,整个夔州的惊变才真正到来。

因为就在这一时候,呜呜的号角声,也自城外紧急而起,数以万计的兵马突然就从城外林子里奔涌而出,呐喊着,朝着夔州城墙扑来。

而城上的守卫兵马,早就被城中不断的变故给惊得不知所措,看到有大股敌军杀到,都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