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乱世银枪

第四卷 南下赵魏 第一百四十四章 陵王相邀

乱世银枪 修罗羽歌 4432 2022-12-22 19:13

  

  “哥,干嘛放了他?我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解决他的。”风筠儿有些不解的问道。

风子墨看了她一眼,道:“干掉他对咱们现在并没有任何帮助。”

“那也可以让我抓住他看看他是谁啊!”

“没那个必要,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风筠儿一愣:“谁啊?”

“还记得当初咱们从囚虎城到金陵路上遇到的那伙截杀季大人他们一家的响马吗?”

风筠儿点了点头:“当然记得,那帮响马还是宋王的手下假扮的,要不是因为他们,咱们楚国公府也不会被卷进金陵城的是是非非里。”

“刚才那人就是当初那帮人的头头。”

风筠儿一愣:“就是那个我用伤破镖打伤的那个?命可真够大的。”

“而且他很可能就是沈哲。”

“沈哲?这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他的刀法和身法都跟烈少司有些像,而据我所知,夜行司有一套自己的刀法和身法,新进的人无论武艺多高都要练习夜行刀法和身法。”

“如果他是沈哲的话,那幸亏我刚才没用咱们风家的风御剑法,不然就被他发现身份了。能当上夜行司四大少司之首那他一定是个很聪明的人,那样的话他一定能够想到是太子派咱们来的,然后就能联想到私铸钱背后是自己的主子。”

风筠儿虽然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但她实际上聪明着呢,很容易就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风子墨看向沈哲离开的方向,道:“看来这件事要比咱们想的还要麻烦。先回去吧,其他的明天再说。”

“嗯。”

……

翌日。

由于昨天晚上回来的太晚,所以风子墨起床的时候哈欠连天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今天的阳光很好,天空中万里无云的。

“真是个好天!”风子墨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挤出两行泪水。

“怎么,昨晚没有睡好吗?”

熟悉的声音响起,萧道昊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那要不要再去睡去?”

“不用了,多谢老王爷关心,下官一会吃点东西就好了。”

“这就好。对了,这个给你,吃完饭麻烦你去赵魏礼部走一趟。”萧道昊将一个折子递给了风子墨。

“这是?”风子墨有些疑惑。

“这个是芊雪的生辰贴,你把这个给他们送去,他们有了这个好敲定大婚的日子。”

“下官知道了。”

“好了,去叫筠儿吧,快要吃饭了。”

“老王爷不必管她,这丫头非得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不可,咱们先吃吧,给她留点就行了。”

“那好吧。”

吃过早饭后,风子墨骑上千里探云驹,拿上萧芊雪的生辰贴来到了赵魏礼部。

刚到门口,风子墨就被守卫给拦了下来:“站住!干什么的?”

“吾乃大梁车骑将军风子墨,特地送宁德公主的生辰贴来,有劳二位进去通禀一声。”

“请将军稍候,小人这就进去禀报。”

其中一名守卫刚想进去,却看到礼部的王尚书和一名男子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看到这名男子,风子墨微微一愣,暗道,他怎么在这?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陵王赵冀。

赵冀也刚好看到了风子墨,道:“风将军你怎么在这?”

风子墨向赵冀抱拳行礼:“回陵王爷,在下是来送公主殿下的生辰贴的。”

赵冀微微一笑:“这么巧?本王也是来送生辰贴的。”

风子墨一愣:“陵王爷亲自来送?”

“倒也不是,本王出来玩,刚好顺路,就送过来了,省得府里下人再跑一趟了,麻烦。”

嘴上说得好听,就是不知道是否表里如一了。风子墨暗道。

此时王尚书走了过来,道:“辛苦风将军跑这一趟了,交给在下吧。”

“没什么辛苦的,那就劳烦王大人了。”风子墨将生辰贴递给王尚书。

“风将军言重了,这本就是在下的职责所在,何谈劳烦不劳烦的?”

赵冀道:“风将军,可否赏脸跟本王一起去喝杯茶?”

面对赵冀的邀请,风子墨本想拒绝,但随后一想,这不正是看清赵冀真正人品的好机会吗?

“那就多谢陵王爷了。”

“风将军,请。”赵冀向风子墨做了个请的手势。

赵冀带着风子墨来到了一间茶楼里,刚进茶楼,风子墨就看到了茶楼的墙上有些很多的诗句,最新的墨迹甚至还没有干。

“这里经常有文人墨客在这吟诗作对,风将军要不要也来一首?”

风子墨笑了笑,道:“您让我舞枪弄棒还行,吟诗作对就是在难为我了。”

此时茶楼的掌柜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公子您来了。”

赵冀道:“还有雅间吗?”

掌柜连忙点点头:“当然有,请二位随我来吧。”

二人跟着掌柜向二楼走去。

刚刚来到二楼,一名男子就与他们擦肩而过,他面无表情,在走到风子墨身旁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然后继续往一楼走去。

他的这个举动令风子墨也停下了脚步,转头向那人的背影望去。

“风公子怎么了?”赵冀的声音响起。

风子墨摇摇头:“没什么,只是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故人的人,应该是我看错了吧。”

二人被带到了一间雅间里,掌柜的脸上露出一丝讨好的笑容,对赵冀道:“公子,小人前两天刚好新进了一批上好的龙井,您和这位公子要不要尝尝啊?”

赵冀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了坐在对面的风子墨。

风子墨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道;“赵公子决定吧,我是个粗人,没这么多讲究,喝什么都行。”

“那好。掌柜的,给我们来一壶龙井,再来一盘点心。”

“好嘞!请二位稍等。”

掌柜转身走了出去。

“看来陵王爷是这里的常客啊。”风子墨给赵冀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水,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